管海兵,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上海核心節點主任,上海交通大學網信辦主任、網絡信息中心書記/主任,教授。
高校信息化不能止步于“通訊兵”
高校信息化不能止步于“通訊兵”
專訪CERNET上海核心節點主任、上海交通大學網信辦主任管海兵

  管海兵教授,CERNET上海核心節點主任,上海交通大學網信辦主任、網絡信息中心書記/主任,曾獲得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國家萬人計劃領軍人才等,主要學術方向是云計算、大數據和系統軟件,先后主持了近10項重大/重點科研任務,在云計算和大數據系統領域取得一系列的重要進展,2014年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2012年獲教育部科技進步一等獎、2018年獲教育部技術發明一等獎。

引言
引言
上海交通大學與CERNET的淵源極深,是共建CERNET試驗網最早的六所高校之一,經歷了CERNET建設、發展、壯大的全過程??梢哉f,上海交通大學的信息化部門與CERNET一起走過了飛速發展的25年。
對此,上海交通大學網絡信息中心主任管海兵深有感觸。他認為,CERNET經過25年的茁壯成長,業已成為中國教育信息化必不可少的網絡基礎設施,希望它繼續為“教育強國”“網絡強國”戰略作出更大的貢獻。
CERNET對互聯網人才培養功不可沒
CERNET對互聯網人才培養功不可沒
《中國教育網絡》:
今年是中國全功能接入國際互聯網25周年,也是CERNET建設25周年。您如何評價CERNET的貢獻和價值?
管海兵:
我覺得CERNET對于中國高校和科研院所來說非常重要,重要到可以用“必不可少”來形容。如果說在物理世界,人與人的交流和溝通經歷了從兩條腿到馬車,再到汽車、飛機、高鐵的時代,那么我們在數字世界里就是靠網絡,并且網絡本身技術迭代的速度也很快。我認為正因為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及其帶來的便利,才使得很多信息技術應用成為可能。作為中國第一個全國性的互聯網,CERNET對于中國互聯網產業的發展,以及在教育科研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大規模培養互聯網人才方面,意義重大。
《中國教育網絡》:
您認為上海交通大學在CERNET的建設和發展過程當中,起到了哪些作用?
管海兵:
上海交通大學與CERNET的淵源極深,是聯合建設CERNET試驗網最早的6所高校之一。1994年參加國家CERNET示范工程項目,1995年參與建設CERNET主干網,1999年參與建設CERNET八大地區主干網,負責CERNET華東南地區網絡中心建設與運行工作。2003年參加國家CNGI示范工程項目,與其他24所高校合力建成CNGI-CERNET2主干網,作為建成的CNGI-CERNET2上海交通大學核心節點,為上海、浙江、福建、江西等華東南地區的教育科研單位提供IPv4/IPv6接入服務,并聯合承擔CERNET上海國內互聯節點的建設與運行工作。
可以說,上海交通大學與CERNET一起走過了飛速發展的25年,經歷了CERNET建設與發展的全過程,先后參與了CERNET、CNGI-CERNET2主干網的規劃建設,承擔了華東南地區網絡中心的運行管理工作,確保了主干網線路的暢通和網絡設備的穩定運行,并為華東南地區高校和教育科研機構接入CERNET、CNGI-CERNET2提供了良好的服務。通過和上海各大電信運行商合作,實現了商業網與CERNET的互聯,為CERNET用戶提供了更高效的互聯網服務,同時為社會提供了寶貴的教育資源服務。上海交通大學還領銜建設上海教育城域網,為上海教育信息化建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另外,上海交通大學參與了多個國家級互聯網示范工程、國家科技支撐項目等重大項目的研究和開發工作,在下一代互聯網關鍵技術應用與研究、網絡管理、網絡信息安全等領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中國教育網絡》:
您對CERNET未來有什么期望?
管海兵:
互聯網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必需品,還將繼續改變世界。而CERNET業已成為國家信息化與教育信息化的重要基礎設施.今后,CERNET應該加大互聯網高端應用人才的培養力度,提升網絡與教學科研的融合能力,強化互聯網核心技術的突破,為我國的“教育強國”“網絡強國”戰略作出更大的貢獻。
信息化不能單靠一個部門
信息化不能單靠一個部門
《中國教育網絡》:
上海交通大學網絡信息中心在推進學校信息化的過程中,面臨著哪些主要問題?
管海兵:
一直以來,上海交通大學對網絡信息化的投入都是比較大的,但在推進信息化不斷深入的過程中還面臨著一些挑戰,并作出了應對。
第一是基礎設施。當前各種新技術層出不窮,數據量幾何級增長,基礎設施也出現了“計劃沒有變化快”的情況。隨著云計算技術的逐漸成熟,我們將學校信息技術所需的基礎計算設施進行了全面云化。
第二是應用和服務。學校各部處都有自己的信息系統,存在數據孤島等問題。因為教學科研和校務管理的理念貫穿在每個信息系統中,管理理念變革,就需要對原有的信息系統進行升級改造。升級改造工作多交由外包軟件公司實施,往往很難快速響應學校需求,導致信息系統運維困難。對此,我們的目標是實現上海交大所有信息系統自主可控,并對學校管理的變化快速作出響應。
第三是信息化隊伍建設?!笆濉逼陂g,上海交通大學網絡信息中心規模由45人發展到了97人,數量擴大了一倍,但仍面臨著隊伍建設的問題。要把信息化推向深入,不能單純依靠網絡信息中心這個信息化的實施部門,各部門也要設置專人專崗,共同做好學校信息化相關工作。
第四是信息化人員的發展空間問題。上海交通大學在職稱評定方面進行了改革,針對各類教職人員采用不同評價體系的人才評價模式,走在全國前列。然而,網絡信息中心人員的職稱通常由外校評審,被放入計算機系等缺乏細分的序列中,評定結果不盡如人意。希望有關部門以及學校能夠看到這個情況,給予信息化部門員工更加符合其工作特點和性質的分類評價。
《中國教育網絡》:
發端于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改革已經在各高校啟動,上海交通大學“交我辦”APP名聲在外,能否介紹一下它的相關情況?
管海兵:
“交我辦”是我校網絡信息中心自主研制并于2015年上線的移動應用程序?!敖晃肄k”一語雙關,既有交通大學的含義,又有把事情交給我辦理的意思。截至目前,校內所有部門可以流程化的業務幾乎都可以在“交我辦”上辦理。
截至2019年7月,“交我辦”可辦理業務達421個,這421個業務中的每一項都有若干環節,每個環節可以理解為一次線下面對面人工受理業務。據統計,從2019年1月到9月,“交我辦”總辦環節數達71萬個。從這個數字不難看出,小小的一個應用程序卻大大節約了校內師生的時間和精力。
《中國教育網絡》:
當前,各個高校都在積極建設智慧校園,您剛剛介紹的“交我辦”也是“智慧校園”的一種體現。您是如何理解“智慧”的?
管海兵:
每個階段對于“智慧”的理解有所不同。20年前,“智慧”可以理解為把自然世界數字化,而現在的“智慧”應該理解為把數字世界自然化。如果能夠實現這一點,我覺得“智慧”就到一定程度了。
我們經常說信息技術改變了世界,那么誰去改變信息技術?我希望網絡信息從業者能夠有使命感,成為改變信息技術、改變信息使用方式、改變信息技術應用深度和廣度的人,使數字世界變得自然化。
強化計算能力助推“雙一流”
強化計算能力助推“雙一流”
《中國教育網絡》:
如果做橫向比較,海外名校的信息化隊伍多達數百人,上海交通大學信息化隊伍還算是兵強馬壯,但國內很多大學只有二三十人或者更少。有人說,建設世界一流大學要有世界一流的信息化隊伍,您是怎么看待這個問題的?
管海兵:
一個學校的信息化隊伍需要多少人,首先取決于學校希望信息化發揮多大作用,但是現在又有所不同,我認為上海交大在加強計算能力向全校提供服務方面,走出了一條新路。
我將計算能力分為四個層級。第一,學校的信息化部門只能提供最核心的計算設施,教學、科研和管理等所需要的服務器由各部門分別采購,沒有計算能力的統一部署,這是最浪費的模式,是最低層級; 第二,學校對計算需求進行統一管理,并配有3~5位運維管理人員;第三,學??梢宰鲆恍┡c計算學科相關的代碼優化任務;第四,擁有一批有學科背景且計算機水平高的復合型人才,更好為各類學科提供服務。
為什么要強調為各類學科服務?這是因為“雙一流”的基礎就是學科,如果沒有學科背景,就很難進行專業的定向服務。在我的構想中,要招募的人才有可能是學力學的、學材料學的,學機械學的等,同時他們又是計算機方面的專業人才,這樣在服務于相關學科或者是關聯學科時就會有很大的針對性和優勢。當前,在我們隊伍中,僅負責代碼優化工作的就有20個人,其中8人就是我說的第四層級的這種雙學科的復合型人才,今后還將繼續加大這方面人才的招募力度。
目前,我們服務對象非常多,并獲得了一定程度的認同和贊揚。從這個角度再看人數的問題,我認為首先還是取決于學校多大、需求多高、投入多少以及想要把服務提升到什么水平,但可以通過加強計算能力強化信息化部門的內功,為學校的“雙一流”建設提供更有效的助力。
信息中心要做“武器專家”
信息中心要做“武器專家”
《中國教育網絡》:
上海交通大學網絡信息中心與學科聯系非常緊密,我們的基本架構和人數占比是什么?
管海兵:
我們的網絡信息中心下面有四個部門,除綜合辦公室外,還有基礎業務部、計算業務部和數據業務部?;A業務部有近30人,負責傳統網絡信息中心負責的工作,為網絡服務提供基本保障。計算業務部有25人,今后還要不斷擴大。
數據業務部有40多人,是中心人數最多的部門,這是由數據的重要性所決定的。該部門的主要使命是通過對學校信息系統的自主可控,獲取可溯源、可信任的高質量的數據。我們再將數據應用在校務管理的提質增效上,用在提升教學、科研、行政的辦事效率上。
《中國教育網絡》:
如果要為學校領導提供重要決策的支持,似乎只有網絡信息中心具備這個條件,如您所說,我們擁有所有的數據。那么數據業務部具體做了哪些工作呢?
管海兵:
數據業務部有三個層次的目標,分別為了如指掌、料事如神、運籌帷幄。我們將數據提供給相關部門的相關領導后,領導可以結合經驗和數據,決策時多一個維度做參考,我們特別為此自主研發了一個數據交換平臺,實現數據在各個系統間的實時共享。
以申報職稱為例,教師要填寫復雜冗長的表格,信息量很大。今年,網絡信息中心開始嘗試為申報教師提供填表所需的所有信息,部分教師的生成材料準確率達到了100%。
《中國教育網絡》:
看來,上海交通大學的信息網絡中心不僅僅是服務部門,更是一個研究和整合的部門。
管海兵:
沒錯,如果用打仗來比喻,網絡信息中心不能只做通訊兵,更要做“武器專家”“情報專家”。計算是信息化特別重要的“武器”,我們不僅要像情報專家一樣學會搜集和使用數據,也要教會別人怎么使用武器。
CERNET25
重庆幸运农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