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冀成,中國教育與科研計算機網CERNET第一屆管委會成員,原東北大學校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務院學科評議組成員。
CERNET要做互聯網永遠的先行者和開拓者
CERNET要做互聯網永遠的先行者和開拓者
專訪CERNET第一屆管理委員會成員、原東北大學校長赫冀成

  赫冀成,CERNET第一屆管委會成員,原東北大學校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務院學科評議組成員,曾任中國金屬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冶金教育學會副理事長、遼寧省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等。中共十五大、十六大代表,第十屆,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委員。
  赫冀成教授是我國“冶金反應工程”領域的第一位博士,長期從事“冶金反應工程”及“材料電磁過程(EPM)”的研究,是國內最早從事該領域研究的學者之一。主持完成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際合作、國家重點基礎研究計劃(973)、國家863等三十幾項課題。在國內外權威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160余篇,其中40多篇論文分別被SCI和EI 收錄,出版了《冶金過程數學模型概論》等專著五部。其科研成果曾獲得中國冶金科學技術一等獎和遼寧省自然科學二等獎等。

引言
引言
1994年,赫冀成時任東北大學主管教學的副校長,盡管對互聯網并不熟悉,但直覺告訴他,這將是未來非常重要的基礎設施,必須要早抓。于是他積極促成東北大學成為CERNET東北地區主節點,并出任第一屆CERNET管理委員會委員。
25年過去了,赫冀成用“偶然”來形容與CERNET的不解之緣。
“偶然”也是緣
“偶然”也是緣
《中國教育網絡》:
東北大學是最早參與CERNET示范工程建設項目的十所高校之一。東北大學是如何參與到CERNET建設中的?
赫冀成:
那是從一個小插曲開始的。1994年,時任國家教委科技司司長左鐵鏞院士到東北大學考察,在和學校領導的座談中提到了互聯網,談到了國家考慮建設CERNET示范工程。當時人們對互聯網還沒有清晰的概念,然而互聯網在國際上的發展已經如火如荼。1993年,美國提出了“國家信息基礎設施”建設計劃,也稱“信息高速公路”,互聯網成為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標志。雖然當時中國很少有人接觸過互聯網,但是國家已經在考慮建設互聯網?,F在看來,左司長那次看似“偶然”的到訪,很可能就是在考察哪所高校適合作為CERNET東北地區的節點單位。
東北大學能夠成為CERNET地區中心節點有兩個原因:首先是地理位置優勢,沈陽是東北的中心城市;此外,作為中國第一個上市的軟件公司,彼時東大阿爾派(即現在的東軟集團)在國內有很大的影響力,成為東北大學的人才和科研開發優勢?;诖?,東北大學有機會從CERNET建設伊始就參與其中,這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中國教育網絡》:
您很有遠見,能那么早看到CERNET的價值。赴日本留學對您支持CERNET的決策產生了什么影響?
赫冀成:
1980年我到日本攻讀博士學位,當時在國內還沒有聽說過的大型計算機在日本的科學研究中已普遍應用。我所從事的“冶金反應工程學”研究,就是基于冶金過程的基本原理建立數學模型,并通過數值計算解析復雜的冶金過程,探討過程的優化和裝置的改進與創新。這樣復雜的計算,當時只有在大型或超大型計算機上才能實現,所以我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名古屋大學的計算中心度過的,使我較早并且更多地接觸到了計算機和信息技術。
1986年我畢業前夕,個人電腦剛剛問世,那時候我們的畢業論文都是手寫復印的,可是日本導師卻突然要求我用個人電腦撰寫博士論文。當我現學現賣把論文交到導師手上時,他表揚我道:你是第一個用電腦寫博士論文的人。十多天夜以繼日雖然辛苦,但個人電腦的神奇使我興奮不已。
80年代在日本留學期間,親歷了日本計算機和信息技術發展的日新月異,加上個人的這些經歷,使我對計算機產生了很深的感情,非常關注信息技術的發展。
《中國教育網絡》:
您是因何參與到CERNET管委會工作的?
赫冀成:
參與CERNET管委會工作,同樣是“偶然”,但也是緣分。左司長談及CERNET建設時,我并非主管信息化的副校長,但我的第一反應是——這是一件好事,是對學校未來很重要的事情。我是八十年代初國家首批派遣的留學生,日本留學的經歷讓我有機會親歷日本信息化發展的過程,因此對互聯網這一新興科技比較敏感,對互聯網在社會發展、教育發展中的巨大作用和價值有很深刻的認識。所以CERNET啟動階段,在學校領導班子的討論中我表現非常積極,建議學校要重視并踴躍參與CERNET建設。因此蔣仲樂校長便指派我代表東北大學參與CERNET管委會的工作。
之所以說進入CERNET管委會是一個“偶然”,首先是因為專業“不對口”,我學習的是冶金專業,是信息技術的門外漢;第二是職責“不對口”,1994年我擔任的是主管教學和研究生教育的副校長,而CERNET工作應該歸口分管科研的副校長。
雖然是“越位”進入管委會,但我欣然從命,在參與CERNET的管理工作中,對CERNET的認識和感情不斷加深。
初期在CERNET管委會的工作很大程度是憑感覺,直覺告訴我,互聯網將是未來非常重要的基礎設施和工具。CERNET啟動后,很快驗證了這種直覺的正確。1995年,我以東北大學校長的身份受美國政府部門的邀請到美國多地訪問,所到之地常有校友特地趕來與我會面,而事先并沒有聯系,使我很吃驚。他們告訴我,是從互聯網上查詢到了我的行程,這讓我深刻感受到網絡的神奇和便利,也因此更加重視互聯網建設的工作。
25年來,東北大學始終高度重視CERNET建設,積極參與。2003年我本人不再擔任CERNET管委會成員,我對接替我的同志說,對于東北大學,CERNET是一個“永遠開綠燈”的項目。
CERNET無論是之于東大還是我個人,是“偶然”,也是一段不解之緣。
CERNET提升中國互聯網國際影響力
CERNET提升中國互聯網國際影響力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在建設和發展的25年中取得了哪些突出成就?
赫冀成:
作為中國第一個全國性互聯網,25年來,CERNET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是真正意義上的從零開始。從追蹤、學習國外的先進技術,到開展網絡管理、路由器、搜索引擎等多項自主研究,建設自己的IPv6試驗床,再到今天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科研學術網,并承擔中國下一代互聯網核心技術研究重任,成為國家信息化和數字化發展戰略的核心力量,CERNET走過的道路可以用輝煌來形容。
即便放到今天全球互聯網發展的全局來看,CERNET的意義同樣重大。眾所周知,互聯網深刻改變了人類的生存方式,包括生活方式、生產方式、經濟發展方式等?;ヂ摼W具備革命性的科技進步,與此同時,中國的互聯網發展呈現井噴態勢,其全球影響力舉足輕重,而這種地位的取得是與CERNET的建設和發展分不開的。
直到今天,CERNET依然是中國互聯網的先行者和開拓者,始終把握和引領中國網絡科技的發展方向。隨著中國互聯網的蓬勃發展,以及在全球互聯網的地位及話語權與日俱增,CERNET這個中國互聯網的先行者和開拓者,必然成為世界互聯網的引領者。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快速發展最重要的基礎和寶貴的經驗是什么?
赫冀成:
CERNET最重要的成功因素有三個。
第一,高層領導的遠見。在1994年,能夠果斷決定啟動互聯網建設,絕對是非常高瞻遠矚的戰略決策。如果當時CERNET項目沒有啟動或者再推遲數年,今天中國互聯網的發展狀況不可想象。
第二,教育部門的大力支持。當時的國家教委對CERNET建設的支持是全方位的。左鐵鏞司長、袁成琛秘書長等CERNET領導小組成員,經常前往清華大學等項目牽頭學校實地考察、聽取匯報,遇到問題現場解決,使CERNET建設得到國家層面的保障。
第三,管理和建設團隊優秀。CERNET建設之初確立了CERNET管理委員會和CERNET專家委員會的管理機制。CERNET立足高校,能夠凝聚中國網絡科學技術最頂尖的人才和隊伍,百所高校戮力同心,和衷共濟,為日后的發展壯大打下了良好的基礎。CERNET第一屆管委會主任,清華大學常務副校長梁猷能曾經談到,“當初有人說CERNET是把十只老虎關在一個籠子里相互咬,不出兩年,一定要咬死的。但現在我們不僅沒有死,而且不斷發展壯大”。這是對CERNET所形成的聯合科研,協作發展的成功體制最好的概括。
來自不同高校的建設者能夠團結一心,源自共同的理想和追求——“為中國建設自己的互聯網”的強烈使命感。CERNET對于中國高等教育的意義,對中國互聯網發展的價值,所有參與的高校都有清晰而深刻的認識,即便在意見不一致的時候,也會各盡所言,想盡辦法將事情做到最好,這是所有參與CERNET建設的高校達成的共識。
一流網絡是一流大學的保障
一流網絡是一流大學的保障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的建設對中國高等教育的發展和改革做出了哪些重要貢獻?
赫冀成:
上世紀90年代,我國啟動211、985兩個跨世紀的高等教育建設工程,把中國的高等教育帶到了世界舞臺,鋪就了今天中國高校沖擊世界一流大學的道路。211、985工程最重要的基礎信息化支撐體系就是CERNET。如果沒有CERNET作為基礎信息環境和數字平臺,這兩個世紀工程的開展舉步維艱。從這個角度看,CERNET對推動我國高等教育的信息化水平、“雙一流大學”建設,特別是中國大學的現代化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東北大學自身就是很好的案例,CERNET對東大的發展有三個方面的推動作用。
首先,加速了東北大學的校園網建設。如果東大沒有第一批加入CERNET建設,我們的校園網建設和信息化進程還要推遲很多年。
其次,對東北大學的學科建設、人才培養起到了革命性作用。對研究型大學來說,與國內外的科研信息交流至關重要,如果沒有便捷通暢的網絡設施,信息的對外交流和獲取都會受到限制。CERNET為東北大學師生提供了良好的教學科研環境和先進的技術手段,全方位推動了東大各個學科的人才培養模式的變革與創新。得益于最早參與CERNET建設,我們開拓了視野,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東大成為教育部批準的第一批網絡教育試點高校。盡管網絡教育永遠代替不了承載著文化、蘊含著教師風采及科學態度的校園教育,但網絡教育的便捷性、開放性卻是對校園教育最好的補充。此外,依托東大計算機學科優勢,東軟集團計算機產業、軟件產業蓬勃發展,成為中國高??萍籍a業的先導者。
第三,推動大學管理模式發生深刻變革。我擔任東北大學校長16年,在信息技術飛速發展的世紀之交,一直在校長的崗位上,在這個過程中深刻感受著管理信息化對學校發展的推動作用。作為CERNET節點單位,我們第一時間推動了學校的信息化建設,包括管理信息系統的建設等。如今,學校管理和運行的方方面面都建立在校園網之上,極大提升了管理效率;此外,東大通過網絡擴大了與美國、日本等國家的國際教育學術交流,擴大了世界“一流大學”的影響力。
《中國教育網絡》:
作為CERNET的老領導,您對未來CERNET的發展有哪些建議或期望?
赫冀成:
今天互聯網已經成為支撐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設施,我們甚至已經成為影響全球互聯網產業的重要力量。面對這些輝煌的成就,不能忘了中國第一個互聯網是誰,引導下一代互聯網體系結構研究的是誰,承擔高等教育信息化、國家信息化和社會數字化發展的關鍵力量又是誰。如果從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歷史角度看,如何評價CERNET都不為過。25年前,CERNET是中國互聯網的先行者,而面向未來,CERNET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做互聯網永遠的先行者和開拓者。
CERNET25
重庆幸运农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