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深圳主節點主任,深圳市優課在線教育有限公司董事長。
優秀人才的產出最值得我們自豪
優秀人才的產出最值得我們自豪
專訪CERNET深圳主節點主任張凡

  張凡,CERNET華南地區深圳主節點主任,深圳大學優課在線董事長。1987年畢業于南京大學,于1994年CERNET建設初期即開始承擔CERNET華南地區深圳節點工作。在紀念CERNET建設二十周年大會上,張凡獲“CERNET建設二十周年突出貢獻先進個人”,其帶領的CERNET深圳節點獲“CERNET建設二十周年突出貢獻先進集體獎”。

教育網可以在教育大應用上發力
教育網可以在教育大應用上發力
《中國教育網絡》:
您認為CERNET在建設和發展的25年中,還取得了什么突出的成就?
張凌:
25年前,互聯網剛進入國內,對所有人來說都非常新奇。當時CERNET要籌備各節點的建設,我們從祖國各地來到清華接受培訓。那時我幾乎對互聯網一無所知,培訓給我打開了眼界,我知道了互聯網,了解了TCP/IP協議。
25年的歷程,對我個人來說有很重要的意義。首先重要的是我進入了互聯網領域。原來我的研究領域是以太網和局域網,進入互聯網領域后,眼界一下子就被打開了。發現互聯網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奇妙的世界,在這個網絡上可以有無限多的應用??梢哉f,進入互聯網改變了我的一生。
參與建設CERNET的過程中,我們的團隊取得了很多階段性的工作成果。我們建立了一個對于深圳市來說非常重要的網絡節點,它既是國內互聯網的一部分,也是世界互聯網的一部分?;诨ヂ摼W,我們嘗試了很多新的應用,收到了很多反饋,讓我覺得這是很有意義的工作。
《中國教育網絡》:
在CERNET成長中的25年,您認為它取得的主要成就以及成功經驗有哪些?新的階段,您覺得教育網應該強調哪些新的使命和價值?
張凌:
CERNET不僅是教育和網絡的連接,它還承載了中國互聯網未來的發展。
我理解CERNET成功的關鍵有四點。首先,教育部等國家相關管理單位的大力支持和精準定位。CERNET定位于網絡支撐教育和科研,25年來,也一直按照這樣的定位發展;其次,以吳建平院士為領頭人的專家組和領頭高校做了大量開創性的試驗和工作,沒有這批開拓者,CERNET不會取得今天的成功;第三,體制創新,CERNET在建設中創建了賽爾網絡公司來負責CERNET的運營,這種機制是很有創造性的。我們在創辦優課聯盟的過程中也參考了這個模式;第四,各個節點院校、專家及團隊做了大量的支持工作,體現了CERNET強大的凝聚力。這四個關鍵因素成就了CERNET。
CERNET在前25年主要專注基礎設施,包括建立了光纖網絡、提升了帶寬、連通了全國2000多所高校,為教育信息化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下一步CERNET不妨在應用上下功夫。教育網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依托基礎網絡可以實施很多教育大應用。比如,當前云已經落地,取得共識,很多高校希望把數據和應用放在一個可信賴的“云”上面。這正是教育網可以發力的地方。此外,全國性的在線教育平臺,這也非常適合在CERNET上建設和推廣。
《中國教育網絡》:
作為節點主任您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深圳主節點下一步的工作規劃是什么?
張凌:
對我來說,節點主任是一個集技術和協調于一體的崗位。你必須要具備一定的互聯網技術能力,但更重要的是要做好協調工作。
目前,深圳節點各校IPv4接入已穩定,我們和賽爾公司的配合也可以說是無縫。當前我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推動IPv6的進展。
學生的成長比我們自己的成長更有價值
學生的成長比我們自己的成長更有價值
《中國教育網絡》:
深圳大學非常年輕,思想非常開放,這一點如何和信息化結合?
張凌:
深大與深圳特區共生共長,它的精神與文化是根植于深圳特區的。1983年,深圳大學才成立,可以說非常年輕。年輕的好處是敢想、敢干,沒有太多思想上的包袱,更容易接受和嘗試新事物。這也同樣體現在學校的信息化上。
1988年,深大建成校園局域網,是全國最早建設校園網的高校。深大又很早就把校園網接入了互聯網。1995年,深大第一個把網絡聯到學生宿舍。1997年底,IPTV最初登錄國內,深大校園網又第一個吃螃蟹??梢哉f,膽子非常大。
在CERNET節點的建設上,這種文化也反映了出來。包括我們在IPv6上做了很多探索性的應用,比如“6搜”和“6世界”,一度在高校中非常領先,還實施了IPv6訪問性能監測和深圳地區高校網站IPv6支持情況監測。項目資金投入不多,卻有了實質性效果。我們的感想是要想做嘗試,一定要找到痛點,基于痛點實施項目,這樣做起來很有成就感。
《中國教育網絡》:
深圳大學培養了一大批互聯網人才,您認為,在培養互聯網人才方面,應有何種舉措?
張凌:
深圳大學之所以能培養出很多互聯網領域人才,首先應當歸功于CERNET的另一項杰出成就,即培養了中國互聯網精英。這些精英基本都是在國內接受了高等教育,在校園網的基礎環境中成長起來。所以無論是史玉柱、馬化騰還是其他的杰出校友,人才的產出是我們做教育網事業的人最自豪的一點。另外,深圳大學也是一所比較活潑的學校,學生們不墨守成規,這跟深圳的地域文化有關系,毗鄰港澳,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從小見多識廣、眼界寬,開放活躍。
要培養互聯網創新人才,從這么多年的教學實踐中,我認為一定要讓學生從課堂學習中跳出來,給他創造多元化的環境,學校的院系、教師要自己先跳出來,能發掘提升學生興趣點的、有創新性的工作。比如,深圳大學這幾年一直在提倡學生參加網絡安全攻防大賽、IPv6應用設計等工作,這樣的活動和大賽使得學生能夠跳出課堂,進一步提升了對互聯網技術的興趣,磨煉了他們的意志力,堅持下去對培養學生的創新能力非常有好處。
圍繞互聯網,學生們進行科研和應用的開發創新,這種場景讓我非常欣慰和滿足。他們的成長我覺得比我自己的成長還要有價值有意義。有時候,我去企業訪問調研時,遇到一起工作過、拼搏過的學生,看到我非常欣喜,說,“張老師你來了?”這種滿足感讓我覺得培養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中國教育網絡》:
除了CERNET節點主任,您同時承擔著優課聯盟的工作。在這個過程中,您有什么體會,下一步有什么思路?
張凌:
優課聯盟目前有130多所地方高校參加,線上課程有500多門。2019年上學期選課人數將近30萬,經過嚴格的考試,學習者可拿到學分,在聯盟間互相承認。作為優課聯盟重要的參與者,深圳大學開發了聯盟中最多的線上課程。學校一是鼓勵,二是遴選,讓教師參與制作優質的線上課程。
在推動優課聯盟的過程中,我們得到了很多成就,也體會到很多壓力。我們遇到首要的壓力是優質資源的缺乏。優課聯盟的初衷是把地方高校的優勢課程資源集合起來,做成在線課程,供地方性高校的學生共享使用。但地方性高校的弱點是優秀師資、優秀課程的比例比較低。此外,做在線教學對教師的也要求很高,需要奉獻精神,否則不可持續。我們一方面要找到課講得好的老師,同時這些老師還樂于把課程分享到線上。但找到符合這兩者條件的老師往往很困難。
其次是成本和經營的壓力。制作線上課程是一個很有挑戰也很艱難的過程,如果對質量要求很高的話,每一門課程的制作都像拍電視連續劇一樣要要經過大量艱辛的勞動,成本非常高。我們的當務之急就是探索一條良性循環、可持續發展的道路,而不是將成本全部交給學?;蛘畞碡摀?。
CERNET25
重庆幸运农场图